决策主力股票论坛|今日股市行情大盘分析查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上证指数 2602.15 +8.06 +0.31% 香港恒生 26186.711 +415.041 +1.61% 日经225 21617.50 +469.48 +2.22% 韩国综合 2084.77 +31.80 +1.55%
道琼斯 24527.27 +157.03 +0.64% 纳斯达克 7098.31 +66.48 +0.95% 英国富时 6886.05 +79.11 +1.16% 德国DAX 10950.46 +169.95 +1.58%
人民币 6.8800 -0.0200 -0.29% 原油 51.20 -0.8713% NYMEX原油 黄金 1250.5 +0.2646% COMEX黄金全球股市行情 2018年12月13日06时07分
查看: 11494|回复: 0

意念能操控假肢和战斗机,DARPA技术为救人还是害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21: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国防部领导下的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可追溯到1958年。这家神秘机构主要负责用于军事用途的高新科技,互联网就是其最著名的发明之一。现在,神经科学成为了这家机构的重中之重,这些技术最终是为了更多造福普罗大众?还是会让超级士兵在战场上通过自己的思维控制机器人?读完这篇文章,你或许有了自己的答案。
一、谁会反对呢?
今晚我想和你们分享一个我非常感兴趣的想法,年轻人说道。他又长又黑的头发向后梳着,像个摇滚歌星,更像是一个海盗。想一想,他继续说,纵观人类历史,我们表现意图的方式,展示目标的方式,表达欲望的方式,都受到身体自身的限制。他深吸了一口气,胸腔扩张开来,胸前的衬衫布料被绷紧。他指着自己的身体说:无论大自然或运气给了我们什么,我们生来就是如此。
随后他的话锋一转:现在经过多年的发展,我们已经有了很多有趣的工具,但从根本上说,我们使用这些工具的方式基本都是通过我们的身体发挥作用。然后他又深入阐释:我知道你们都很了解这种情况,比如你们对智能手机带来的挫败感,对吧?这是另一个工具,对吧?我们仍然通过身体与这些工具进行交流。
然后这个人的演讲有了一个飞跃:我要对你说的是,这些工具并没有那么聪明。也许它们不那么聪明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们没有和我们的大脑联系在一起。也许如果我们能把这些设备植入我们的大脑,他们就能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的意图是什么,我们的挫败感是什么。
当时的这个年轻人叫贾斯汀C桑切斯(Justin C. Sanchez),是迈阿密大学(University of Miami)生物医学工程和神经科学副教授,也是迈阿密治愈瘫痪项目的教员。2012年,他在佛罗里达举行的TEDX会议上发表了这番讲话。仿生学之外还有什么?桑切斯将他的工作描述为试图理解神经密码,这将涉及到将非常精细的微丝电极,也就是相当于人类头发直径的导线植入大脑。他说,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将能够聆听大脑的音乐,听到某人的运动意图可能是什么,并瞥见你的目标和激励,然后开始理解大脑是如何编译身体行为的。

他解释说:有了这些知识,我们要做的就是开发新的医疗设备,为身体植入新的芯片,可以针对不同的身体部位对芯片进行编码或编程。现在,你可能会想,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些芯片呢?这些技术的首批接受者将是瘫痪病人。如果我能帮助别人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么在我的职业生涯结束时,我一定会很开心。
桑切斯继续说:我们所努力帮助的那些人永远不应该被他们的身体所困扰。而今天,我们可以设计出帮助他们摆脱这种困境的技术。我真的很受鼓舞。每天当我醒来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这都在激励着我。非常感谢。演讲结束时,他给了观众一个飞吻。
一年后,贾斯汀桑切斯(Justin Sanchez)去了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工作,这是五角大楼的研发部门。在这里,桑切斯现在负责监督所有关于人类身心康复和增强的研究。他的抱负不仅仅是帮助残疾人摆脱轮椅,还有更多。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几十年来一直梦想将人类和机器融合在一起。几年前,当精神控制武器成为该机构的公关责任时,机构官员们就发挥了独具特色的聪明才智。他们改变了他们神经技术研究的既定目的,表面上把研究重点放在治疗损伤和治愈疾病的狭窄目标上。该机构官员称,这项工作与武器或战争无关。它是关于治疗和保健的。谁会反对这一点吗?但是,即使这种说法属实,相应的技术发展也会产生广泛的伦理、社会和形而上学影响。不出几十年,神经技术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社会混乱,使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看起来就像是历史池塘中的温柔涟漪。
最令人不安的是,神经技术混淆了这个古老问题的答案:什么是人?
二、高风险,高回报
在1958年的国情咨文演讲中,时任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宣布,美利坚合众国在我们的研究和开发中必须具有前瞻性,以预见未来不可想象的武器。几周后,他的政府成立了高级研究计划局(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这是一个独立于政府的机构,直接向国防部长汇报。这一举措是由苏联发射斯普特尼克号人造卫星引起的。该机构最初的职责是加速美国进入太空的步伐。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高级研究计划局的任务发展到包括对人机共生的研究,以及一个代号为潘多拉项目的心灵控制实验分类程序。该机构还有一些奇怪的尝试,比如试图仅用思维在远处移动物体。1972年,随着政府机构透明度的增加,国防部这个词也被加到了名字中,高级研究计划局成为了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资助了一些研究人员,他们所帮助发明的一些技术,比如隐形飞机、无人机,它们改变了战争的本质,而语音识别技术、GPS设备等则重塑了数十亿人的日常生活。诸多发明之中,最著名的是互联网。
该机构对所谓高风险、高回报研究的偏好,导致其也会资助一系列愚蠢的研究。跷跷板计划(Project Seesaw)是一个典型的冷战时期弱肉强食思维的产物,它设想了一种粒子束武器,可以在苏联发动袭击时使用。这个想法是在五大湖下面引发一系列核爆炸,从而形成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然后在15分钟的时间里迅速抽干湖水,以产生发射粒子束所需的巨大电能。该粒子束将加速穿过数百英里长的隧道(同样是由地下核爆炸切割而成),以集结足够的力量射向大气层,并在空中击中来袭的苏联导弹。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试图制造一种名为可控人形机器(Cybernetic Anthropomorphous Machine,CAM)的丛林交通工具,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官员们将其称之为机械大象。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科学家和国防部大佬们的目标五花八门,有时甚至是对立的,不同的思维交错形成了一种阴暗的、共生的研究文化不受典型政府监管的束缚,也不受科学同行评论的限制,莎伦温伯格(Sharon Weinberger)在最近出版的《战争意象派》(The Imagineers of War)一书中如是指出。在温伯格的叙述中,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制度史涉及在一个有吸引力的应用背景下引入新技术的许多情节,同时隐藏了其他更为真实但更麻烦的动机。在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常常出现的情形时,左手知道,也不知道右手在做什么。
这个机构看似很紧凑。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总部通常只有220名员工每天上班,在约1000名承包商的支持下工作。该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是一座不起眼的玻璃和钢铁混搭建筑,位于华盛顿首都的练习场对面。总部的这些员工中大约有100人是项目经理,其中既有科学家,也有工程师,他们的部分工作是监督与公司、大学和政府实验室合作的约2000个外包项目。这样算来,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有效工作人员实际上多达数万人。官方称其预算约为30亿美元,并且在过去的14年里一直维持在这个水平,时间长得令人难以置信。

生物技术办公室成立于2014年,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六大主要部门中最新的一个。这是贾斯汀桑切斯负责的部门。该办公室的目的之一是通过各种手段恢复和维持作战人员的战斗力,包括许多强化神经技术的手段将工程学原理应用于神经系统的生物学。例如,重建主动式记忆计划通过开发神经修复术,也就是将微小电子元件植入大脑组织改变记忆形成,以对抗创伤性脑损伤。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也有秘密的生物项目吗?事实上,过去国防部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它对人体实验对象进行了有问题的、不道德的,或者许多人认为是非法的测试。例如,《大男孩协议》(Big Boy protocol)就对比了在战舰上和甲板下工作的水手所受到的辐射,却从未告知水手自己是实验的一部分。
去年,我直接问桑切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神经技术工作是否属于机密。他避开了我的目光,说:我不能我们得脱离这个话题了,因为我不能这样或那样地回答。当我个人提出这个问题时你是否参与了某个机密的神经科学项目?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我没有做任何神经技术方面的机密工作。
如果他的讲话很谨慎,就不会有多余的信息了。桑切斯曾多次出现在公共活动中,解释那些已被证实的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应用的好消息,比如说为失去肢体的士兵设计的用大脑控制的假肢。偶尔,他也会提到一些更遥远的愿望,其中之一是通过计算机将知识和思想从一个人的头脑转移到另一个人的头脑。
三、我们试图找到说是的方法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就是生物武器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之前,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对医学和生物学病不感兴趣。1997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创建了受控生物系统计划(Controlled Biological Systems program)。项目负责人、动物学家艾伦S鲁道夫(Alan S. Rudolph)努力地将人造世界与自然世界融为一体。正如他向我解释的那样,计划的目标是如果你愿意的话,或者是生物和非生物系统之间的比特率或交叉交流。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这样的问题:我们能解锁与运动相关的大脑信号吗?从而让你能够控制身体以外的东西,比如说一条假腿或一条假胳膊,一个机器人,一个智能家居设备?亦或是发送信号给其他人,让他们能够接受它呢?
现在,强化人体机能已成为该机构的优先事项。迈克尔戈德布拉特(Michael Goldblatt)在1999年加入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之前担任过麦当劳的技术官员。他指出,没有身体,生理或认知限制的士兵将成为未来战争中生存和战斗优势的关键。为了扩大人类控制进化的能力,他集合了一系列项目,名字听起来像是电子游戏或科幻电影:代谢优势、战斗持久性、持续辅助性能、增强认知能力、刀锋战士表现、脑机接口等等。
正如安妮雅各布森(Annie Jacobsen)在2015年出版的《五角大楼的大脑》(The Pentagons Brain)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样,这个时代的项目常常被疯子科学家的阴影所笼罩。所谓的持续辅助性能项目试图创造一个24/7全天候作战士兵,他可以连续一周不睡觉。(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一位官员在谈到这些项目时说,我衡量成功的标准是,国际奥委会所禁止我们所做的一切事。)
时任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很喜欢这种研究。2001年夏天,一系列超级士兵项目被提交给切尼。在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资金正在发生变化之时,他的兴趣促成了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给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项目不少自由度。学术科学让位给了科技产业的创新。托尼特瑟(Tony Tether)曾在大型科技公司、国防承包商和五角大楼等诸多机构交替任职,这时成为了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局长。9.11恐怖袭击后,该机构宣布了一项名为全面信息意识(Total Information Awareness)的监控计划。该计划的标识包括一只全视眼,发射出的光线可以扫描全球。这种过火行为受到了公众的强烈反对。该项目负责人、海军上将约翰波因德克斯特(John Poindexter)在里根时代就因丑闻而声名狼藉,后来在2003年辞职。这场争论也引起了人们对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关于超级士兵以及思维与机器融合研究的不必要关注。这种研究让人们感到紧张,艾伦鲁道夫也开始离原有的项目目标渐行渐远。
在这一危机时刻,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邀请神经学ICU内科医生、当时的现役陆军军官杰夫林(Geoff Ling)加入国防科学办公室。(林于2014年从国防科学办公室离开后,继续在生物技术办公室工作。)2002年,当林接受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第一份工作面试时,他正在为被派遣到阿富汗做准备,思考的是非常具体的作战需求。其中一个是按需药品,它将从药丸或胶囊形式的药物中去除大量粉末状填充物,取而代之的是通过一种更轻、更紧凑、溶解的物质,也就是类似于李施德林口气清新片的药物来形成吸收的有效成分。这最终成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正式项目。林很高兴地回忆起同事们是如何告诉他的:我们试图找到方法说是,而不是说不。鲁道夫走后,林拿起了接力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今日股市行情|联系我们|决策主力股票论坛 ( 鄂ICP备15023833号-1)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62502000040号

GMT+8, 2018-12-13 06:08

Powered by 今日股市

© 2001-2017 http://jue-c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